吉网“延边足球”特别聚焦之一丨《延边足球改革发展实施方案》获通过!再迎春天?

原标题:吉网“延边足球”特别聚焦之一丨《延边足球改革发展实施方案》获通过!延边足球再迎春天?

“南梅县,北延边”曾享誉中国足坛,蜚声大江南北。这其中的“北延边”,说的就是吉林省的延边州。

对于吉林球迷而言,延边足球一直都是一个“痛并快乐着”的线年建队开始,勇猛顽强,作风硬朗一直是延边足球的传统,1994年,中国足球走入职业化道路,有着“长白虎”之称的延边足球在甲A、中乙、中甲、中超赛场上起起落落,艰难前行。

多年来,困扰着延边足球发展的问题很多。幸运的是,2022年,延边足球终于再次迎来了自身发展的“春天”:

1月12日,在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第十六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,“重塑‘足球之乡’美誉”被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当中。

4月21日,《延边足球改革发展实施方案》经延边州委深改委第十四次会议通过。

中国足球素有“南梅县北延边”的美誉,如今梅州客家冲上中超,昔日战绩彪炳的延边队却一蹶不振,2020年延边更是史无前例从中国足球版图消失。拥有百年历史的延边足球经历过怎样的沉浮起落,北境足球之乡未来能否重生?

这么多年来,延边足球虽然沉沉浮浮,但延边足球人一直都在!从高仲勋到高准翼,从金光柱、李红军到池忠国、金敬道,从20世纪50年代至今,中国足球的延边籍国脚多达40余位。足球让延边被整个中国看见。

虽然几经大起大落,但延边足球的火种却从未熄灭,这里依然有着热爱足球的球迷们,依然有着非常完善的业余足球体系,经济并不发达的土地上足球还在转动……

如今,这个契机来了!众所周知,2022年是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成立70周年的重要年份。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,关于延边足球的发展问题终于被正式提出!

2022年1月12日,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第十六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开幕,在政府工作报告中,再一次明确提到了足球——“发展延边特色体育事业,创建全国足球发展重点城市,力争延边足球冲甲成功,重塑‘足球之乡’美誉。”

4月21日,延边州委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召开第十四次会议上,讨论通过了《延边足球改革发展实施方案》。

无论是甲A时代还是中超时代,延边足球每一次遭遇低谷,总有一个绕不开的话题,那就是“钱”。

“足球在延边是一张名片,更是一种情结。有人劝过我们,凭延边的经济条件,在现今中国足球环境下搞一支职业队伍,实在是小马拉大车。延边人对足球有一种不了情。无论输和赢,爱也是这个球,恨也是这个球。”这一句听起来有些心酸的话,是时任延边州体育局分管足球工作的副局长于长龙曾经的“金句”。“只要哪个有钱的大企业愿意出资,我们的唯一条件就是保住延边这个主场,在延边踢就行。”于长龙的话在今天听起来,依旧让人感到无奈。后来于长龙成为了延边富德俱乐部的总经理。

在中国足球职业化的历史上, 延边足球曾经有过两次“高光”时刻,一次是在甲A时代,延边队曾经被誉为那个年代最富特色的球队,在甲A联赛独树一帜,一次次地给吉林球迷制造惊喜。可惜的是,2000年,这支球队降级并被浙江绿城以2500万人民币整体收购,最终远走他乡。

不甘心的延边人用延边二队重新开始,2004年获得乙级联赛亚军,成功冲甲,2015年以21轮不败纪录、中甲冠军的战绩提前两轮成功冲超。然而好景不长,2017年延边队再次降级回到中甲,2019年延边富德因拖欠巨额税款正式宣告解散,2020年中乙延边北国宣布退出。

每每延边足球遭遇低谷,都会有钟爱延边足球的人就会振臂高呼——“延边不能没有足球”!

是的,延边不能没有足球。为了让延边足球能够薪火相传,无论是当地政府,还是足球决策者,甚至是球迷,都一直在努力。

2022年的1月份,延边州政府工作报告中,给予延边足球发展明确的定位——发展延边特色体育事业,创建全国足球发展重点城市,力争延边足球冲甲成功,重塑“足球之乡”美誉。

把足球发展写进政府工作报告,足以证明延边州委、州政府对延边足球发展的重视。根据中国吉林网了解,在这份政府工作报告中,有很多关于延边足球发展的具体工作,并涉及到了足球青少年培养、职业足球规划等多个方面。例如:在2022年的工作计划中明确提及,办好州庆70周年活动,建设延吉阿里郎足球公园等十大工程。阿里郎足球公园如果能够建成,对于基础良好的延边群众足球发展无疑将有更大的促进作用。

在职业足球规划方面,也对目前正在征战中乙联赛的延边龙鼎队提出了明确要求,那就是要求延边龙鼎队先要保住乙级,未来要完成冲甲。同时,州政府也承诺,球队保级成功,会给予俱乐部奖励。目前,延边龙鼎队延边本地队员也已经开始集训,接下来俱乐部的组队目标是有经验的球员,俱乐部也有意去完成冲甲的梦想。

除去上述会议外,根据中国吉林网了解,每一年延边州相关部门都会将发展校园足球,建立校园联赛,发展青少年足球培训等写入当年工作计划,并进行具体实施。

“延边的校园足球和青少年培训确实做得很不错,几乎是校校有球队,足球覆盖率很高。同时,延边州也是目前教育部指定的青少年足球改革试验区。”吉林省足协的相关工作人员这样介绍。

正如同前文所说,中国足球职业化以来,延边足球为中国足球贡献了40多名国脚级别球员。高仲勋、高准翼父子、李红军、金光柱、金敬道、池忠国……一大批延边球员广大球迷都耳熟能详。

在如今的中超赛场上,延边籍球员分散在各地。正是有了这些活跃在中国足坛的足球健将,让延边足球从未淡出球迷的视野。

2021赛季延边龙鼎递补参加中乙,这是延边足球仅存的希望。在教练席上,64岁的高珲是这支球队的青训总监,而球队平均年龄仅有18.5岁,成立不到一个月他们仓促出征收获中乙第十名完成保级。“他们是延边足球的种子,怎么也得把他们扶持起来。龙鼎扛起大旗不容易,未来十年就靠这批孩子了。如果这一次掉下去,延边足球至少十年是起不来的。”高珲说。

已经退役多年的高仲勋是延边足球的代表人物,他的儿子高准翼是现役国脚,一门父子均曾经为国出力,这一度成为了中国足坛的一段佳话。“我经历过延边足球被誉为巨人杀手的辉煌,也经历过惨遭降级远走他乡的低谷。受过不公正待遇的时候也说过中国足球没戏了的气话,可是这么多年了,还是没离开足球。延边足球要想发展,就必须要有各个方面的重视,要大家一起努力才行。现在是个好机会,一定要抓住。”高仲勋说。

李红军踢球的时候曾被球迷誉为“延边马拉多纳”,在延边球迷心中人气很高。如今已经退役的李红军定居在北京,一直在搞青少年培训。对于家乡的足球发展,李红军坦言他“时刻关注”,“作为延边人,肯定是希望家乡的足球有好的发展。如果家乡有需要,我愿意贡献我的力量。”

中国职业足球的大部队中,从来就不缺少延边力量。可以说,延边足球想要重整旗鼓,延边足球名宿们绝对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。

时光倒回到1994年4月17日,在延吉市人民体育场,吉林三星对阵大连万达,金光柱一脚任意球踢进了延边足球在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的第一球。从那一球开始“胜利哈扎,延边”的口号一直响彻在延边的大街小巷,那些年金光柱、高仲勋、金永洙等成了延边足球队新的偶像,每到主场比赛体育场内座无虚席,而场外的大树上还站着没买到票的球迷,“树挂”是那个年代中国足球独特的风景。

2000年延边队降入甲B,为了生存,球队将联赛资格和一线队球员打包卖给杭州绿城,7年的中国顶级联赛之路宣告终结。2000年12月1日延吉机场,延边队所有队员向亲友和球迷们挥手告别,他们将离开家乡奔向前途未卜的未来,在其中一名叫金钟默的球迷流着泪,当时他已经是癌症晚期,他留下遗言:“延边队被卖掉了,我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,我相信延边会有更好的甲A足球队,但我看不见了,我死后,就把我的骨灰撒到绿茵场吧,我要永远陪着延边足球……一周后,金钟默的骨灰伴着漫天的大雪永远地留在了延吉市人民体育场。

2017年,主营保险业务的富德被限制投资足球,延边足球又陷入了缺钱的窘境,赛季提前2轮降级。可球迷们依旧还在,当时的球场内有这样的一条横幅“时光如梭,初心不改,无论哪里一样精彩,只因延边,我们踢得如此纯粹,所以我们不惧将来”。横幅的一头是一位白发老奶奶,另一头是一位稚气少年。

那位老奶奶叫李爱信,77岁,当年她带着自己攒的1000元钱找到了俱乐部,她说:“天热了,给队员们买点西瓜吃吧。”每个主场李爱信就站在那里为自己的球队呐喊助威,她是延边足球有名的“西瓜奶奶”。

上述这些故事,只是延边球迷诸多故事中的一部分。足球的发展离不开球迷的支持,而延边最不缺的就是矢志不渝的球迷。

同样,我们还可以通过下面这样一组数据来了解一下延边这块足球沃土,根据2020年延边州相关部门提供的数据:

2020年延边州全州已建有国家级青少年校园足球特色学校115所。参加足球运动的学生保持在8万名左右。

每年定期举办校长杯、市长杯、州长杯正规赛事,全州校际间足球比赛年均500余场,有7000余人次、300多支代表队参加。

延边州青少年足球队曾先后在全国萌芽杯、贝贝杯、希望杯等比赛中获得19次冠军。延边一中球队曾两次代表中国参加亚洲中学生足球锦标赛。

延边足球的故事从未有终点,“足球之乡”依旧在不屈不挠地续写着有关足球的光荣与梦想,一次次卷土重来,一次次浴火重生,或许正如延边球迷所言“这里有着对于足球最纯粹的爱。”

订阅《春城手机报》: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(3元/月)